风吟。浅

胡椒 谦友 无CP洁癖的重度懒癌患者与文笔废

【新春刀糖战7/22】糖组作品·元夕

是不是超甜🙈
写的时候好想吃汤圆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元夕
“飞流,苏哥哥教你包元宵好不好啊?”


正月浓得有些呛人的年味还浓浓地包裹着金陵城,得了假的官员携着家眷坐在花轿里赏那热热闹闹的庙会,寻常百姓家的小孩子穿着正红色的新袄举着波浪鼓看街边的老艺人吹糖鱼儿,公子哥簇拥着想去妙音坊听一听宫羽姑娘的新曲儿,年轻的情侣想在月老那讨段红线续续前世今生的缘分。平日里的酸甜苦辣到了正月只剩得祈福与祝愿,以及小孩子老远就传过来地欢快的笑声。


毕竟是上元佳节,连苏宅也是热火朝天的。


黎纲甄平两个惯常行走江湖的武林高手一大早就被吉婶儿指使着出去置办东西,从赤豆到晶莹剔透的糯米再到路边手艺人精巧的花灯,两个糙汉子拎着大包小包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到苏宅的时候,表情精彩的可以让人笑一年。晏大夫破天荒地没有吹胡子瞪眼,大概是春去冬来冬去春又来,苏宅的主人身体也一天天地好了起来,不担心自己招牌砸了的宴大夫眉眼带笑,连胡子都翘了起来。小飞流今天大抵是最开心的,他可以随便去已经废弃了的被赠给梅长苏的靖王府摘梅花,敞开肚皮吃甜瓜和点心也不会担心被苏哥哥训。


至于这苏宅的主人,他可愁坏了吉婶儿。


苏宅的主人,堂堂琅琊榜首,江左梅郎梅长苏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吵着说是要和吉婶儿学包汤圆,体验一下生活。黎纲甄平听闻,立马赶紧出去置办东西,发誓一天都要离厨房远远的,毕竟他家宗主大人虽然能运筹帷幄,琴棋书画军事谋略无所不能,但是,无论是做林殊还是做梅长苏时,都绝对,绝对不是一个好厨子。


“哎呀宗主,面粉和水不是这么和的,还要加点糯米粉啊!”


“宗主!那榛子仁不能直接往里包啊,那得剁碎了和着黑芝麻糊一起才好吃!”


“哎呀宗主您快别忙啦!那是盐,不是糖!”


“哎呀宗主!您看看您,您对榛子过敏干嘛还非要折腾它呢!


…………


大半天过去了,连甄平和黎纲都回来了,飞流已经吃完了他的第十个甜瓜,厨房里还是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盘整装待发的黑芝麻馅儿的汤圆,一堆被捣鼓得乱七八糟的榛子仁儿,一个灰头土脸满脸面粉的宗主,和一个怒气冲冲的吉婶儿,当然,那一盘汤圆,都是吉婶儿包的。


萧景琰从养居殿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被从厨房赶出来的浑身狼狈得仿佛被打劫过一样的梅长苏。


“见过陛下。”


大概是元宵佳节,整个苏宅都沉浸在浓郁的节日气氛里,也就没人记着通报梅长苏萧景琰的到来了,所以玉冠上还沾着面粉,头发上还粘着榛仁儿碎的梅长苏,就这样故作端庄的给当朝天子行了礼,礼行到一半,面粉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萧景琰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出来,“跟你说了多少次咱们之间不用讲究那些虚礼,还有,你怎么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


“陛下笑我。”称呼到底还是尊称,但却咬牙切齿的,三分恼怒,七分嗔怪。


能不嗔怪吗,要不是想着你这头死水牛喜欢榛子,我至于戴着口罩一上午拨弄那破东西嘛,我又不能吃。


“怎会笑你呢,小殊。喏,这是母后新做的点心,我特意拿给你的,有你喜欢的梅花酥,还有飞流喜欢的柿饼。我一会儿还有宫里的宴会,忙完了就早早过来陪你。”


萧景琰不顾梅长苏的挣扎,小心翼翼地替他胡撸掉头上的面粉,有些笨手笨脚的摘下玉冠,又替他重新扎好,末了细细端详眼前眉目清澈的人,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真是好看,即使是灰头土脸的样子,在萧景琰心中,也是好看的。


“行啦,多大个人了,都当了那么久的皇帝了,还婆婆妈妈的,你赶紧走吧。 ”


到底是被看的脸都要涨红了,梅长苏还是一脸的嫌弃。


“景琰啊,今年就别过来啦,你一个皇帝要尽职尽责的,怎么能在元宵佳节跑到为一介草民家里来呢。”


你看,末地还总要加这么一句话,萧景琰已经习惯了,也不顶嘴,就笑着挥挥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苏宅。看着萧景琰走远了,梅长苏有点不舍又有点愤愤地咬了一口那大水牛送来的梅花饼,又去缠着吉婶儿包汤圆了。


萧景琰从宫廷家宴上赶到苏宅的时候,苏宅已经吃完了汤圆,折腾了大半天的梅长苏有些疲累,斜倚在自己的床边睡得香甜,被子已经滑下去了一半,枕边还放着被啃了一半的梅花酥,手上却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碗汤圆,用另一个碗稳稳当当的扣好了。


浓重的夜色已经铺天盖地的席来,但是家家都是张灯结彩的,飞流拎着金鱼和绣球花灯满院子飞来飞去的,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流光溢彩。


梅长苏是被烟花的声音震醒的,他醒来首先便是去查看手上的汤圆,发现还安安稳稳热气腾腾的便舒了口气,再蓦地一抬头,却看到了一身玄色朝服和一双亮晶晶的鹿眼。萧景琰就坐在他的塌上一直安静的看着他,他那么一抬头,就猝不及防的闯进了他的视野里。


“景琰,你来了啊。”


话一出口两人都笑了,和当年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啊。



梅长苏醒过来的那一天也是上元节,彼时蔺晨把冰续丹药效已尽的他生生存下来一口气,一日一日针灸名药地续着他的命,琅琊阁的珍奇草药他通通试了个遍,初时梅长苏还被诊断为内息不紊,到后来却是陷入了休眠一般,身体机能一天天地好了起来,但人就是不见醒转。


萧景琰料理好北境战事的后事之后,不管不顾也不听劝阻地奔到琅琊阁的时候,蔺晨本是想谢客的,但是那时候还不是当朝天子的当朝太子跪在琅琊阁门口求见少阁主跪了一天一夜,逼的人没办法,便请进了门。


“我跟你说了,梅长苏他已经死了!”这样的话前前后后说了多少次,萧景琰偏偏就是不信邪,他不相信梅长苏要是真的死了,连遗嘱都不舍得给他。堂堂琅琊阁少阁主没办法,一来二去,最后也终究是心软,让萧景琰见到了半死不活的梅长苏。


“你也看到了,他这个样子,我实在没有办法说他是活着的。”


也不知那水牛用了什么法子,软磨硬泡之后,蔺晨挥挥手,“罢了,你带他走吧,还有飞流也跟着你走吧。真是受不了你们,说不定你真能把长苏的芳心换回来呢。”就这么着,梅长苏跟着萧景琰回到了苏宅,说是跟着其实不恰当,不如说是被萧景琰运回了苏宅。


从此,这当朝太子平日里除了处理政事,所有时间都守在那床边,絮絮叨叨的和梅长苏讲些从前的事情。后来的后来,梅长苏一直说“当时总觉得有人在耳边嗡嗡嗡说个不听,烦的不行,迫不得已就醒了,想一巴掌拍死他”


梅长苏醒来的那一天,是金陵城几年内最热闹的上元节。新帝登基,国泰民安,边境无虞,百姓合乐,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萧景琰早早的离开了宫宴,捧着碗汤圆坐在昏睡的梅长苏边上,指尖摩挲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


那一刻,坐拥天下的帝王萧景琰最卑微的也是最宏伟的愿望,就是梅长苏能够醒来。


或许是他的诚意感动了上天,或许是梅长苏真的睡够了,又或许是隔壁的烟花声太响。当萧景琰听到那句“景琰,你来了啊”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直到看到梅长苏亮晶晶的双眼,他才意识到,原来那人是真的醒来了,眼眶也就腾地红了。


他等了那么久,先是撕心裂肺的十三年,又是得而复失的两年,再是漫长的无望的一年,终于不用再一个人等待。


往后的日子梅长苏的身子的确越来越好了,或许是心中的负担逐渐放下了。最初的时候他也三番五次的闹着要回江左,但终究拗不过水牛动不动就“哭给你看”的表情,堂堂地梅大宗主就这样被一头水牛吃的死死的。但再次重活一次,梅长苏也不想和自己较劲了,他就想好好活着,陪着自己从十几岁就想陪着的人白头偕老,过完一个又一个上元节。


回忆戛然而止,梅长苏还是眉眼弯弯地看着萧景琰。他献宝似的把手中的汤圆递过去


“诺,给你留的,我包的,榛仁馅儿的”


看着汤圆,萧景琰想起下午梅长苏狼狈的形象了,现在他知道,为什么堂堂宗主大人会这么狼狈了。


梅长苏是什么人啊?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霁月清风的才子,却为了他下了趟充满烟火气的厨房。


林殊是什么人啊?银袍长枪,呼啸往来的少年将军,却肯给他萧景琰认认真真地做汤圆。


汤圆其实是完全不成形的,榛仁混着黑芝麻儿已经流了一碗,看起来混沌不堪,但还是热气腾腾的。但看着梅长苏亮晶晶的眼睛,萧景琰想都没想就咬了一大口。


“好吃吗”“好吃”


其实自然是不好吃的,盐和糖混在一起放是说不出的怪异,有的地方煮的还算不上熟,但梅长苏做的东西,无论多难吃,萧景琰都觉得是好吃的。


吃完汤圆的萧景琰满嘴芝麻和榛仁儿碎,玄色的朝服也在和梅长苏的拉扯间有些凌乱了,许是上元佳节偷喝了几口梅子酒的缘故,又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梅长苏迷迷糊糊地拉过萧景琰的领子,在他的嘴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唔,景琰,这样我不会过敏吧。”


素来耿直的水牛闹了个大大的脸红。梅长苏是鲜少这样主动的,平日里都是拿捏着宗主大人的傲气装出千般不愿来,但现在的梅长苏,满脸只剩下干干净净的欢喜。


萧景琰的唇间还残留着梅长苏留下的梅花香味,软软甜甜的,一个忍不住就回吻了过去。窗外是元夕火树银花的花灯,唇间是温润清甜的花酿气息,混着味道怪异的汤圆味。


末了梅长苏有些喘不过气来,晕晕乎乎地说


“景琰,我包的汤圆真难吃啊。”


“好吃的”


“什么好吃?”


“唔,你好吃。”


良辰美景莫不负。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月如钩


从那时金陵飘雪到如今雾漫山冈,所爱所思所感所念之人,是天涯还是咫尺?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故人,我的新友


新春刀糖战2.0今日开台!


二十二天的时光,产出群陪你一起度过!



【新春刀糖战2.0】结果及作者公布~

😌😌😌写了小甜文呀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正月过得如此之快,四十二位太太产出辛苦,糖组再次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接下来,公布作者及卧底名单


——————————


初一


糖组:少昊扶风 @少昊扶风 


刀组:雨卷卷 @雨卷卷 


初二


糖组:绫奶遥 @绫奶遥 


刀组:和守月 @和守月 


初三


糖组:天羽 @天羽_赤焰犹在 


刀组:未临远山 @未临远山ू 马卡钦是我的 


初四


糖组:十里长街 @十里长街_怎么还没有人来勾搭 


刀组:吹空调要盖毛巾被 @吹空调要盖毛巾被 


初五


糖组:暖暖 @和风暖暖 


刀组:昔我往矣 @昔我往矣 


初六


糖组:舊夢不肯醒 @舊夢不肯醒 


刀组:果冻


初七


糖组:风吟。浅  @风吟。浅 


刀组:浅夏 @浅夏Surlinca 


初八


糖组:脑洞随天开 @脑洞随天开 (卧底)


刀组:和歌原 @和歌原 (卧底)


初九


糖组:梨欢 @上天入地赵梨欢 


刀组:阿离 @柠檬花泡茶 


初十


糖组:66 @66 


刀组:丛光 @丛光 


十一


糖组:风起、 @风起、  


刀组:潇湘雨歇 @潇湘雨歇 


十二


糖组:叶有钱 @叶有钱 


刀组:阙魂 @阙魂 


十三


糖组:拔丝玻璃捻成星 @拔丝玻璃捻成星 


刀组:海紫 @Ksama-X 


十四


糖组:白陌久 @白陌久°眉弯浅杏 


刀组:潇湘水冷 @潇湘水冷 


十五


糖组:银子 @银银银银银子_KG_WE 


刀组:莫朝朝 @莫朝朝.leo (卧底)


十六


糖组:君曦 @君曦又不是兔纸! 


刀组:因事未参与


十七


糖组:林小偌 @林小偌在看电影 (卧底)


刀组:楚氏十六戒 @楚氏十六戒 


十八
糖组:江左梅郎 @江左梅郎 


刀组:北云舒 @北云舒 


十九:


糖组:T.T. @Tok_Tik_桃 


刀组:与君歌 @.  与君歌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二十


糖组:芳华水恋 @芳华水恋 


刀组:饭余茶香 @饭余茶香 


二十一


糖组:因事空缺


刀组:虫 微博名称-虫INSIDE_William   【B站主页】


二十二


糖组:阿微 @霏й微 


刀组:子非鱼 @子非鱼 


————————————————


以上就是全部刀糖战成员名单


大家请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扯掉马甲的去要福利,抓住卧底的去要奖励


新的一年祝大家年月靖美,岁月长苏!

<靖苏新春刀糖战2.0>全民活动以及作者名单公布

啊,新人写文www
你萌一定猜不到🙊🙊🙊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经过长时间的投票和抉择,新春刀糖战正式启动,排班表已出,文手画手太太实力集合,准备好了送上正月里欢庆佳节的饕餮盛宴。
@百日靖苏推广主页
刀糖战今年再度升级,延续以往匿名参战,加入两大新规则,找啊找啊找太太,找到太太发福利。


捉迷藏规则如下:
粮仓主页君发布当日作品后,所有人可以在评论中猜测作者是谁,五条评论内掉马太太即为第一个猜出身份的读者发福利。福利由太太决定。
所以各位迷弟迷妹们,火眼金睛秀出来!找到你的福利大礼包吧!


我们的目标是!搞事…不对,福利!福利!福利!


缉捕间谍规则如下
此次活动中共有四名间谍,分别卧底在刀党糖党之中,在某一天将会伸出他们的魔爪,于是请各位读者老爷们保护各位太太的安(jie)全(cao),用推理(cai)的方式把间谍从主页君的列表里找出来
刀糖战,宣战!


人员名单
@芳华水恋
@绫奶遥
@莫朝朝.leo
@柠檬花泡茶
@.  与君歌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脑洞随天开 
@拔丝玻璃捻成星
@林小偌在看电影
@Ksama-X
@白陌久°风月客
@楚氏十六戒
@清商无韵 与君长歌尽繁花
@和歌原
@少昊扶风
@和守月
@未临远山ू 马卡钦是我的
@浅夏Surlinca
@上天入地赵梨欢
@潇湘雨歇
@十里长街_怎么还没有人来勾搭
@和风暖暖
@Tok_Tik_桃
@舊夢不肯醒
@风吟。浅
@66
@吹空调要盖毛巾被
@潇湘水冷
@雨卷卷
@丛光
@阙魂
@昔我往矣
@北云舒

【靖苏】蔺晨日记之我家有个小长苏

(太长时间没更文,放飞一下自我,连发三篇233)
咳咳,脑洞大概就是合鸟主给梅长苏削骨磨皮之后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一只活灵活现软萌的小长苏,大长苏时常一脸高深莫测,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小长苏…咳,那就不一样啦(^O^)
总之,小长苏什么委屈开心都写在脸上,是大长苏的内心写照。
脑洞来源是一篇忘羡文,有类似的设定
觉得很萌,就想了个类似的。
好吧其实就是卡文了,自娱自乐QuQ

1.
累死本少阁主了!那个小白毛团子林殊今天终于被朕…咳咳…本少阁主(萧选老儿你什么都没听到)敲碎了骨头雕成了俊美无双的梅长苏。可是,真不可爱,那小白毛团子林殊当年还是一逗一蹦高的嗯嗯啊啊的叫唤,可是拆了纱布的梅长苏除了和自己耍贫嘴,就只会四十五度无语望天。
真不可爱。
谁不知道他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什么的都被他舅舅和所谓的忠臣良将扔到梅岭大火里烤焦了啊?!
那也不用这么严肃吧。
活的真累,命都快没了还想着报仇。

2.
长苏越来越不可爱了,之前还能哭天喊地的抱怨社会,现在就知道每天工读兵书,还有很没良心的拐跑我家小飞流。
小飞流那么冰山俊美的小美人啊,你蔺晨哥哥把你辛辛苦苦拉扯大,怎么这么没良心呢。
不过没关系,虽然大长苏一脸面瘫很不可爱,还常常让小飞流拿橘子打我,(橘子真好吃啊!)但是小长苏很可爱啊!
你问小长苏是谁?
我也不知道,好像从我把林殊扒皮扒成梅长苏之后,这个小家伙就出现了…每天坐在长苏肩头,大头小身子软软萌萌一双狐狸般狡黠的大眼睛,围着毛茸茸的狐狸围脖像个肉呼呼的小团子。
真是个小美人啊!
可惜只有我蔺晨哥哥一个人能看见~
但我没疯,真没疯…
哎呀小长苏,小苏苏,别跑啊,哥哥来啦~

3.
大长苏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拌嘴完了顶多拿一本朝臣资料砸我,而且自从有了江左盟开始,他连砸我都懒得砸。
你说我欠打贱骨头?我堂堂少阁主才没有。
但小长苏就不一样了,表情丰富的,真是让人想掐一把。
比如当我一脸神秘莫测的告诉长苏
“你家靖王殿下可就在你辅佐北燕六皇子的路上等你”的时候
长苏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景琰一向负责把守边疆,戍边安民,这点巧合很正常。”
很,正,常
我看你就不太正常。你没看见你肩头的小长苏那一瞬间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我能见到景琰啦!”,还是加粗粉红色并带少女泡泡特效的。
还说和他只是兄弟?
谁信啊…
你见过花痴自己兄弟的吗

4.
长苏最后还是没见到靖王殿下,其实他是有机会见到的。
他那位水牛耿直萧景琰的军营,和我们要去北燕的路简直重合的不是一星半点,最近的路就是和所谓的靖王殿下通报一声让我们过去。
但长苏不干。
“我们毕竟是去往异国,景琰驻守边疆,我们这样贸然穿过去,容易引起敌国注意,不安全。”
敌国注意?你怕它注意你还辅佐它?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都信了。
所以最后我们绕着靖王的军营的边驾车过去了,路过军营的时候长苏都没抬眼看过一眼,还是和我没心没肺的谈笑。
但是小长苏可完全不同,它身子小没力气,扒在马车窗都快掉下去了,还是抻长了脖子眼巴巴地想看一眼萧景琰。
当然它最后还是没看到,所以忿忿的抓起一堆虚拟的榛子酥把它们一点一点抓成了碎末,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再也不肯动了。
所谓口是心非,莫过于此。

5.
这么多年来,我堂堂少阁主陪着麒麟才子制定终极复仇计划,还要陪着他游山玩水散心治病,真是劳心劳力的劳碌命啊。
偏偏他还总是一脸
“能得你一友,长苏终身难忘”的表情
终身难忘?谁要你的终身难忘?本来终身也不剩几年了啊,不如留给你的萧景琰。
其实如果不是小长苏,很多时候,我真的以为长苏他放下了。
比如茶馆里偶尔有说书人讲起祁王谋逆的时候,他还是一脸淡然的剥橘子,但是肩头的小阿苏眼里的痛心和难过,简直把小脸拧成包子了。
比如偶尔有靖王殿下的军功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只是淡淡的颔首,但肩头的小阿苏已经得意的转圈蹦哒了,满满的“我家夫君就是这么厉害”的骄傲。
而且,我也是通过小长苏才知道长苏他到底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
比如,虽然他喝药的时候也会抱怨“苦”,但还是面不改色的咕咚咕咚灌下去的时候,他肩头的小长苏捏着鼻子满脸痛苦的看着一个小小的碗。
比如,我拎着一袋子橘子投喂飞流的时候,他肩头的小长苏眼巴巴的望眼欲穿,小脸上写满了“想吃”。
我还真不知道长苏这么爱吃橘子啊。
不过更多时候,在长苏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的时候,小长苏总是一脸忧郁的望着远方,当然那远方,永远是金陵城的方向。
那时聪明伶俐的本少阁主便知道,这金陵城,他是迟早要回去的。
6.
长苏最后还是回了金陵,带着我的护心丹我的小飞流我的小长苏,乐颠颠地去见他的初恋情人萧景琰去了。
当然我这么和他说的时候,他甩给我了一记眼刀,不过没关系,他肩头的小长苏把自己埋在毛茸茸的狐狸尾巴里,整个小团子都泛着红色。
哎呀呀,脸皮薄的赤焰少帅害羞了。
7.
见不到小长苏的日子真无聊,不过没关系,有没人有山水有乐曲,我蔺少阁主自然潇潇洒洒。
当然,也是因为,如果没有消息的话,那证明金陵城一切都好。
毕竟虽然那个梅长苏很没良心,但还是不会骗本少阁主的。
8.
我想的太美了,大概没几个月的功夫,在梅.没良心.宗主的指示下,我跑断了腿给他安排所谓谢侯爷倒台计划南楚分局事务,并已经想象到了他肩头的小长苏的一脸志得意满。
真是欺人太甚。
所以我明明已经进京好久了,还是瞒过了所有人,包括那个我帮他建起来的吃里扒外地有了新欢忘了旧主,咳,的江左盟。
谁让你就知道使唤我的,怎么没见你使唤萧景琰啊?
所以我亲眼看见,梅长苏,不,小长苏的一次心碎。梅宗主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心碎呢对吧。
据说是那位水牛殿下一气之下斩断了铜铃,梅大宗主于是在雪地里静静的站成了一尊雕像。
其实我明明就在院子里,他们偏偏都没发现。
这就怪不得我了,只能怪恋爱中的人智商会下降。
咳。
梅宗主还是一脸的“我是谋士我是谋士我要为主君好”,可是小长苏就不干了,自从被斩断铜铃开始,小长苏一直追在靖王屁股后面,狠狠地揪他的头发,使劲的捶打,小脸鼓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然后小长苏就安安静静地趴在雪地里,委屈的小眼泪扑簌簌地融化了一大摊雪,满眼都是“我就是林殊啊,你萧景琰怎么认不出来。”的委屈。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9.
当然啦,最后,在连反派夏江都知道长苏是谁了之后。
靖王殿下终于,当然没猜出来,是夏江告诉他的。
梅长苏于是每天一张苦瓜脸,“怎么办这会让景琰分心”“怎么办这对景琰不好”。
你大爷的!
我是来给你治病的不是听你唠叨你前情人,不,现情人的。
而且你明明很开心啊,你看靖王殿下维护你的时候,你肩上小阿苏开心的都飞起来了。
你咋不上天呢?
你看那狐狸笑脸上,满满的侍宠扬威。
10.
我想着长苏这么欺骗太子殿下,对,已经是太子殿下了,那水牛怎么也应该扳回来一局吧。
但还真没有,太子殿下到最后还是又被骗了,而且被骗的相当惨。
还是我和长苏一起,呸,长苏逼我一起,骗的。
真不懂这没良心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老子辛辛苦苦给你赚回来的命那么不值钱吗?!
可是看到小长苏也一身铠甲准备出征时回头看太子殿下的眼神,我真的没法再埋怨长苏了。
那眼神,空洞茫然心碎心疼欣慰拒绝和爱恋融合在了一起,竟然连本阁主都觉得撕心裂肺。
这么爱他就陪着他啊!
什么?你说江山社稷为重?我呸,那不也是他萧家的江山社稷。
11.
当然,长苏死了,死的毫不意外,还是我送的行。临走时他给靖王殿下写了封信,真没良心,都不给我写,当然,说是信也算不上,就是个字条。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我呸。
还此生一诺,你骗了他一辈子你可真好意思,而且最后还很没胆得想把字条给烧了。
当然,被我眼疾手快的偷偷捞起来了。
于是我看着我那十三年的朋友魂魄飞散,带着那张破字条回了金陵,看着太子殿下号啕大哭。
可是,太子殿下肩头的小长苏,竟然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肩膀,并羞涩的偷偷的亲了他一下。
真是没眼看了,虐狗该烧!
不过长苏都死了,哪来的虐狗呢?反正那小长苏,太子殿下也看不到,不如来陪蔺晨哥哥玩啊~
可是那小长苏红了眼睛死死不肯松手的样子。

长苏你何苦啊